•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综合爆料

企业家沦为“阶下囚”,辽宁绥中县上演现实版“窦娥冤”

时间:2018-03-26 17:45:18   作者:小天   来源:新辽网   阅读:661   评论:0
内容摘要:《搜神记》载“东海孝妇”,关汉卿作《窦娥冤》,讲述的都是感天动地的人间悲剧。今天,作为现实版窦娥冤的主人翁,我怀着必死的悲壮决心,控告辽宁省绥中县领导干部操纵职能部门,曲解律法、枉法办案、颠倒黑白,致使本人含冤身陷囹圄无处申诉一事,恳请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各级领导、各位媒体老师、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关注此事,引导案件回归本源...

《搜神记》载“东海孝妇”,关汉卿作《窦娥冤》,讲述的都是感天动地的人间悲剧。今天,作为现实版窦娥冤的主人翁,我怀着必死的悲壮决心,控告辽宁省绥中县领导干部操纵职能部门,曲解律法、枉法办案、颠倒黑白,致使本人含冤身陷囹圄无处申诉一事,恳请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各级领导、各位媒体老师、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关注此事,引导案件回归本源,还我清白,我没有犯罪,为什么要把我送上审判台,我需要公证,将事实大明天下,叩谢!

\

事实与理由:

我叫张清贵,祖籍,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人,身份证号:211402197008056110,联系电话:13898928215,现因被诬陷涉嫌“合同诈骗罪”、“诈骗罪”和“非法经营罪”被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

对于罪名是否能够成立,我相信法律最终会还我以公道,在律师辩论之外,关于案件以及相关联的前因后果,本人在此将其一一叙述出来,孰是孰非,望诸君斟酌!

早在2010年,绥中县为治理县城拥堵问题开建拓宽306省道工程,在这个时候,通过绥中县政府部门的招商引资,我投身到县里的建设大潮中,并注册成立了“绥中县东鸿浩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考虑到我本身拥有多家公司,也就没有担任绥中县的房产开发公司法人。就这样,经过我公司的努力,取得了绥中县当时领导班子以及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我们公司也成了当地的明星企业。

2016年,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陈君谭(深圳人)、徐强(凌海人)、范长发(北京人)三人。陈君谭自称是一家上市集团公司的总裁,账户上几十亿都不止,具备投资的能力,想入股我们公司,在朋友的一再撮合下,我答应了与他们合作的要求,徐强等草拟了一份《投资合作协议》,并与6月27日双方签字,直到这时候,我仍然没有发现一个惊天阴谋笼罩着我,他们不仅要侵吞我的公司和财产,还准备要了我的命!

作为“绥中县东鸿浩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拥有者,因为没有出现在公司的股东名单上,实际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很多内容和我最初见到的已经有了很大变动。

6月27日《投资合作协议》约定:陈君潭投资一亿元人民币(实际上陈君潭并未出资),不仅仅是合作开发约定的项目,还能够重组公司并拥有60%的股权;其次,陈君潭一亿元的投资,公司必须保证本金后净收益二亿元人民币,并且是税后;再次,陈君潭成为最大股东后,不但约束我们不得在公司有超过三人的管理人员并必须听命于陈君潭之外,还得用另外的“C区商场商业房产… …总价值不低于3.5亿元”做抵押;最重要的是作为公司实际拥有者的我,被所谓的1000万元生活费踢出公司(实收300万)。

试想:作为一个正在运营的项目、作为一个正常经营的公司、作为一个只要不是脑子进水的人,怎么会为了区区一千万(实收300万),就卖掉一个价值几十亿元的公司?这种合同,谁会签?

证据一:6月27日《投资合作协议》一份7页

\

\

\

\

\

\

\

凭借着这么一份毫无公平可言、恶意侵吞他人财产的无效合作协议,绥中县相关职能部门迅速的更换了营业执照、办理了法人和股东变更手续,并完成了股权分配。

作为“绥中县东鸿浩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拥有者,我被一份虚假合同骗去了价值几十亿元的公司,第一时候寻求法律帮助找到公安部门报案,得到的结果却是不管不问。这时候,我才知道,陈君潭背后并不是只有一个人!

再次寻求政府支持的我,更是没想到,一张阴谋大网朝我铺天盖地而来,就像绥中县某领导劝解我的话:“把你张清贵送进去,没罪也给你整出罪,你还翻不了身。”

先是2017年3月24日,绥中县公安局编造理由,以涉嫌诈骗罪对我进行了逮捕,然后“绥中县东鸿浩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再分配,陈君潭彻底消失,成了隐形人,徐强进入公司,拥有12%股权!

这时候,我被逮捕的罪名,也是涉嫌诈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依照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葫检公一刑诉(2018)6号”起诉书记载,先捋一捋我到底身犯何罪?

第一:合同诈骗罪,因为我张清贵在不具备合同实际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就同一工程项目于2014年10月与檀少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收取保证金三百万元;于2015年8月收取王玉春保证金三百万元,同年9月份收取杨印才保证金七十五万元,三人均未能进场施工,多次索要,我拒不退还,才涉嫌合同诈骗。

先不说我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就事情本身来说,施工方进入工程项目建设缴纳保证金,这是我国工程建设中约定成俗的规定,可以说任何一个建设工地都涉及到收取保证金这种情况,更何况我与檀少春等三人的签订的施工合同因故不能进场施工不属实,已经签了解除合同并退还了保证金以及结清全部工程款,何来拒不退还一说?为什么在起诉书中没有完全叙述整个事实经过?

那么就让人不解了,国企央企以及各种各样的企业都曾经或者正在收取保证金,因故不能进场并退还保证金的更是枚不胜举,为什么单单只有我一个人涉嫌构成犯罪?如若我张清贵因此被判决有罪,那么全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每一个都在犯罪,是不是也要一一追责?

第二宗:诈骗罪,起诉书载明,我在2016年3月8日以承诺将(秦皇岛)迎春里房屋改造项目建设工程给赵志凤承建为名,向赵志凤借款五百万元,事后挪作它用,经赵志凤多次催要拒不退还,故涉嫌构成诈骗罪。

连基本的事实都不能认定清楚,这就是作为严肃的维护国家法律尊严的检察机关的葫芦岛市检察院的作风?

1、本案中涉及的项目是“秦皇岛中大七星设备有限公司意大利药品灌装设备生产项目建设工程”,根本就不是 “迎春里房屋改造项目建设工程,也不存在抵押”。

2、收取赵志凤的500万现金也是作为赵志凤进入“秦皇岛中大七星设备有限公司意大利药品灌装设备生产项目建设工程”土石方基槽工程的押金,跟所谓的“迎春里土建项目建设工程”没有任何关系,同样由于赵志凤后续资金跟不上无法进入工地,我已经退还其200万元,何来拒不退还一说?

3、同样可笑的是,不知道在谁的指使下出于将我赶尽杀绝的目的,赵志凤以合同纠纷诉至秦皇岛市山海关区法院,在该院“(2017)冀0303民初1049号”判决书中,在我毫不知情,没有委托任何人出庭的情况下,在不支持赵志凤要求支付利息的诉求下,无视我已经偿还200万元的事实,直接在判决中让200万元现金消失!更无法无天的是,在民事判决中,在我未经法院刑事判决的前提下,率先认定我为“诈骗犯”,开全国民事判决之先例!同理,既然认定赵志凤的500元现金是被我诈骗的,那么就应该作为赃款被扣押,等待刑事判决后再进行民事诉讼,可这个颠倒是非的法院居然判决我偿还赵志凤500万元,如此自相矛盾、相互打脸的判决,怎么就出自 “人民法院”呢?

颠倒是非、凭空捏造、断章取义,然后做出自相矛盾的认定,这就是我的诈骗事实!难道说,中国法律将伴随我一起,死于这起案件中?

第三宗:非法经营罪,起诉书说我张清贵在2011年8月至2016年8月期间,在没有取得商品房销售五证的情况下,以“绥中县东鸿浩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名义销售住宅八百余套,门市房一百余套,收取房屋预售款二亿七千万元,全部存入我自己的个人账户。

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这么严肃的起诉书,居然全部用不确定数字“余”!还有就是五年来公司所有的房屋预售款都进入了我个人的账户,公司不用发展吗?购房人就没有异议吗?这种明显的造假,居然能够出现在公诉书上,不得不让人汗颜!

“违规预售”被强定为“非法经营”,那么我们还要《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何用?由此可以看出,这些人的险恶用心!

在此,张清贵呼吁全国所有看到本文的读者,一旦本人因“违规预售”被认定“非法经营”定罪,以此判例,请控告全国任何一家存在“违规预售”的房地产开发商!违规是行政处罚,违法犯罪是触犯刑法的,任何公民有权利制止,国家必须处理,因为辽宁省绥中县的某些人开了全国先例!

证据二: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葫检公一刑诉(2018)6号”起诉书3页

\

\

先是采用合同欺诈的方式,骗取了我的公司,然后利用公权力对我进行刑事打压,这种环环相扣的手段,绝非是陈君潭们这些江湖骗子能够做到天衣无缝的,究竟是谁眼红我的资产?还是我得罪了什么实权人物?不得而知。不过有些实际发生的小故事,不得不讲:

大约2013年的一天,一个叫“张洪秋”的人找到我,问我是否和当时的绥中县长李树存相熟,得到肯定答复后张洪秋直接要求让我便宜20万元出售给其两套房子,要知道在2013年,20万元是半套房子的价格,所以我当场拒绝,他立刻拿出手机给我播放了一段录音,声音一出来吓我一跳,原来录音中是李树存在骂我,说他到绥中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拿我开刀,先把我抓起来再说。我听到最后才知道,原来张洪秋是给李树存送礼去了,他怕李树存收礼后不办事儿,才录的音,我听完后要求张洪秋把录音给我复制后,答应他便宜三十万元卖给其两套房子。随后,我给李树存打电话,李约我在葫芦岛新区凯伦咖啡二部“贵妇人”房间见面。

见面后我问李树存说:“大哥,我又没得罪你,我们又不熟悉,你干嘛要整我啊?”李树存不承认,于是我把录音放给他听,他当时脸就白了,解释说这是一个误会,让我别往心里去,以后会在工作中多多给我照顾,我当时也表示很感激。

然后李树存就让我把录音删除了,并帮他把张洪秋的录音处理掉,我同意后,李树存又让我准备二十万块钱,说可以帮我疏通县里的一些关系。

一周以后,李树存给我电话,让我去葫芦岛新区的大烧烤店为其招待客人买单。我按他的要求去了那个烧烤店,等他们吃过饭后,我把“帐”给结了,李树存临走的时候告诉我第二天晚上八点带钱到凯伦咖啡二部“贵夫人”房间等他。我按照他的安排准时赴约,拿了二十万现金,直接交到李树存手中。

过了一段时间,李树存再次找到我让我在公司给他干儿子陈征安排一个位置,并且说他干儿子陈征有点麻烦事,让我给解决下,然后他把陈征的电话号给我。

第二天我把陈征叫到办公室,陈征说他欠“蒋洪”三十万元,必须得将这笔钱马上还回去。蒋洪我认识,是绥中沃霖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我当时就给蒋洪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欠条安排人给我送过来,随后我把三十万元转给了蒋洪。然后我在公司,给陈征安排一个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此后,李树存隔三差五的找我帮他办事,为其宴请结账或者帮助其亲朋好友还债等等。时间久了,我感觉付出没有得到回报,就渐渐疏远了李树存。

综上所述:首先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政府是公正的,最终会还我以公道的!其次,因为我本人身在看守所,不能查看翻阅案件的全部卷宗和证据,所以不能肯定最终的判决结果,但是,纵观整个事件的本身,我感觉到了明显的恶意的故意陷害,陈君潭和部分职能部门等在某些人的操控和授意以及收买下,设下一个惊天大阴谋,其目的不外乎夺取我的资产,在此我相信,世间自有公论!最后,基于本案于2018年4月2日、3日两天在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我呼吁,上级纪检监察部门的领导、广大正义的媒体朋友和群众们,能够在百忙中关注此事,还我一个公道、还事实以真相、还法律以尊严、还天下以公正!

叩谢!

反映人:张清贵

2018年3月22日

来源:https://c.m.163.com/news/a/DDGFLI5Q0521F2U7.html

\

\

\

 

原文链接:http://www.liliaonet.cn/fazhi/2018_0323/3965.html


标签:企业  辽宁  上演  沦为  现实  
相关评论

免责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企业新闻网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客服QQ:599796737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3.72